你在這里

關于提交書證的原件與復制件

書證的原件有狹義與廣義之分。狹義的書證原件,指的是書證的原本。所謂書證原本,是指文書制作人將有關的內容加以記載而作成的原始文書,也叫底本。它是文書的原始狀態的反映,是文書制作者具有原創力的產物。它是文書的制作人就文書內容最初所制作的文書。任何書證均有其最初制作而成的原本,在此基礎上因采取不同方式抄錄原本而形成的其他文本材料,不過都是原本的派生物。因此,原本的形成從客觀載體價值和時間意義上構成了正本、副本、節錄本、影印本,以及譯本的最初源流。正是在此意義上,書證的原本就狹義而言構成了正本、副本、節錄本、影印本以及譯本的“原件”,而這些正本、副本、節錄本、影印本以及譯本便成為這種原本的“復制件”。這種“原件”書證既可以是手寫的,也可以是打印的,只要是最初制作的文本作為書證時,都是原本書證,它是作為文書的原始狀態出現的。在一定意義上,與其他文本相較而言,其證明效力最高。在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書證原本有反映當事人之間往來的原始信函,載明談話內容的電話記錄原稿,載有當事人雙方簽字蓋章的書面合同,以及反映借款人親筆書寫具有明確表達借款意思表示的借據等等。由于原本是用于表達文書內容原始狀態的客觀表現方式,它能在客觀上最大限度地反映書證所記載的內容,因此,其證明價值甚高。

正本書證,是指依照原本采用全文抄錄、印制等方法而出自于原本,其內容與原本完全相同,對外與原本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的文書。除了作成的方式不同之外,正本與原本的另一個主要區別是,原本一般由制作人收存或留作存檔備查,而正本是發給受件人保存或使用的。副本書證,是指依照原本全文抄錄、印制但不具有正本效力的書證。副本書證的作成是旨在告知有關單位或個人了解、知悉原本文書的內容,因此,書證副本通常是用于發送給主受件人以外的其他有必要了解原本內容的相關單位或個人。可見,副本與正本在制作方法上是相同的,不同之處主要在于副本與正本制作的目的和收存對象與發給的對象不同,副本與正本的效力不同之處也主要發端于此,與訴訟上的證明效力并無直接的關系,因此,并不能得出正本在訴訟當中一定要優于副本的結論。節錄本書證,是指制作人摘要抄錄、印制原本文書部分內容后或者摘取了其中一部分原本內容后而形成的書證。節錄本與原本相比只能反映原本的部分內容,由于制作人采用主觀的方法對原本加以摘要或節錄,其所形成的節錄文本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客觀、全面地體現原本內容,也影響了原本內容的內在邏輯性以及結構的完整性,因此,具有較大的主觀傾向。在審判實踐中,如一方當事人提供節錄本,而對方對節錄本所載內容提出質疑時,節錄本提供人對此應提供原本書證,否則,將大大削弱其節錄本書證的證明效力。由于節錄本是就僅需要廣解原本中某一相關的部分而制作的,因此,并未充分考慮到原本的全面、詳細而復雜的內容,可見,節錄本的局限性是顯而易見的。影印本書證,是指采用影印技術,將原本或正本通過攝影或復制而制作的文書。譯本書證,是指采用包括其他國家或國內其他民族在內的語言文字,通過翻譯原本或正本的方式而形成的文書。

我國《民事訴訟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雖然對提交書證原件與復制件作出了相關規定,但是并未對書證“原件”與“復制件”在概念上加以界定,但是,以審判實踐來看,我國現行立法與司法解釋對書證原件與復制件在概念上的理解,不應僅以上述對書證原件狹義的界定標準為限,而應采用狹義兼廣義這種“混合”界定標準。所謂“混合”界定標準,是指法官在審理個案時據情確定書證的原件與復制件時所應采用狹義抑或廣義的界定標準。對書證上述的狹義界定標準,是根據書證的制作方法以及書證構成來源的不同為依據而制定的。而根據廣義的界定標準,書證的原件既包括書證原本,也包括書證的正本、副本、節錄本、譯本,只要這些正本、副本、節錄本、譯本在制作的時間上系最初形成的原始狀態即可。書證的復制件,是指在正本、副本、節錄本、譯本最初形成的原始狀態基礎上采用影印以及其他類似專業手段復制而成的復制件。因此,書證的復制件是脫胎于書證的原件。從實踐來看,這種廣義的鑒定標準通常具有更為廣泛的適用性。

分類: 

50ETF期权的合约单位 - 期权合约的交易价格被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