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這里

合同內容的取舍

合同內容的取舍

?

合同條款的“取”是指內容的增加,“舍”是指內容的削減。為了提高合同的實用價值,必須以“取”的方式增加內容;而為了控制篇幅,必須以“割愛”的方式“舍”。“取”必然增加合同的篇幅和復雜程度,并帶來更多的出錯機會;過分的“舍”則往往使合同條款缺乏“點睛之筆”,造成法律風險防范體系不健全。“取”有時是為了強調或彌補,而遮遮掩掩的“舍”有時也同樣充滿殺機。

例如,同樣是采購原料的延遲交付,耽誤了存庫備用和耽誤了緊急出貨的后果截然不同,對于交易目的的取舍決定了可得利益能否實現。

?

1.對照搬法律強制規定條款的取舍

?

法律規范有強制性規范與任意性規范之分。前者必須無條件遵守,后者則允許當事人在一定范圍內自行約定。強制性規范無論當事人是否知悉、是否接受都必須依照執行,除非是想提醒或強調強制性規范中的內容,否則沒有必要照抄成合同條款。有時隱去一些生硬的強制性規定,更有助于提高成交率。

例如,某些篇幅較大的合同中,大量的約定內容來自《民法通則》或《合同法》等法律法規中的強制性規范。這些內容完全應該舍棄,因為即使不加約定也必須遵照執行,屬于法定義務。

又如,某買賣合同在套用境外版本后有這樣的約定本協議的有效性、解釋、執行及履行和爭議解決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和地方法規。”該合同的主體及履行沒有任何涉外因素,也就無須約定適用中國法律。而適用地方法規的約定則更加莫名其妙,因為地方法規包括于國家法律,不能與國家法律并列適用。即使要詳細列舉,也要將國家法律所另外包括的全國人大及常委會法律、國務院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地方政府規章一并列入。可見該條的表述既無意義又不規范,遠沒有約定管轄地來得實在。

對于法律已經明文規定由當事人自行約定,或雖有規定但允許當事人自行約定的,應當在不與法律相沖突的前提下結合交易需要約定實用性的合同條款,以最大限度地排解糾紛、保護當事人的權益。而強制性規范中存在細節不明確等情況時,也同樣應當在與法律規范規定沒有沖突的情況下,充分行使意思自治的權利,為雙方約定更為明確、具體的權利義務。

例如,股東根據《公司法》的規定設定與出資比例不同的表決權比例、分紅比例,就是對《公司法》授權的充分運用。而買賣合同雙方對于違約種類的細分、對違約金比例的量化等,也同樣屬于具有法律意義的約定。

?

2.對無實用價值條款的取舍

?

如果合同條款的有無能夠導致不同的法律后果,則該等條款具有法律意義。反之則不具有法律意義,只是起到提醒或強調的作用,甚至只是一種象征。許多合同都存在著既無法律意義又無實用價值的套話條款,它們既不能設定或變更、解除雙方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也不能影響到合同履行的后果,只能起到提醒或強調作用。當需要節省篇幅時,這些條款都是刪減的對象。

例如,許多合同都會約定的“任何一方違約均需承擔違約責任”之類的條款,如果沒有約定承擔違約責任的方式或違約金比例,便毫無法律上的價值,完全可以刪除。又如,“合同未盡事宜由雙方協商解決”的約定也毫無意義。因為提起訴訟是當事人的權利,法院并不會因為當事人未經協商而拒絕受理其起訴。因此,這一條款的作用只是表示友善,并無實用價值。

3.將細節問題列入附件

?

某些合同對標的物的細節及履行義務的程序有特別細致的要求。在實際操作中可將這些細致的、大多是技術性的內容作為合同附件,以減少正文的文字量。合同附件的內容與正文的內容分屬不同的層面,前者多為證明性的內容或技術性的內容,而后者直接用于約定雙方的權利義務。這樣分開處理可以減輕閱讀上的壓力,而且合同中的許多細節都可這樣處理,以保證內容的均衡。

例如,某企業將部分服務工作外包給合作商,并要求合作商的服務必須符合一系列的規范或標準。這些規范或標準如果在正文中體現,則這些內容足以喧賓奪主,而正文也會顯得雜亂無章。只有將這些內容列為合同附件,合同內容才會井井有條。

分類: 

50ETF期权的合约单位 - 期权合约的交易价格被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