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這里

無權處分買賣合同效力

無權處分

無權處分買賣合同效力

?

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出賣人因未取得所有權或者處分權致使標的物所有權不能轉移,買受人要求出賣人承擔違約責任或者要求解除合同并主張損害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

【主旨】

?

本條是對無權處分情形下買賣合同的效力以及違約救濟之規定。本條旨在《物權法》第15條關于物權變動原因與結果區分原則之規定精神,理順《合同法》第51條與第132條之間的關系。根據合同法《合同法》調整,物權變動動歸《物權法》規制的原則,在買賣合同法律關系中,買賣合同是物權變動原因行為,所有權轉移是物權變動之結果。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并不影響作為原因行為的買賣合同的效力,但能否發生物權轉移的物權變動效果,則取決于出賣人嗣后能否取得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物權變動屬于效力待定狀態。因無權處分致使標的物所有權不能轉移的,出賣人人應當承擔違約賠償責任。

?

【釋義】

?

無權處分行為是現代社會生活中的常見現象,在買賣交易關系中該問題更為突出,因此,對買賣合同情形下無權處分行為的效力進行研究和認定,不僅具有的理論意義,而且有重大的現實意義。根據買賣合同法理,出賣人負有交付買賣標的物并移轉其所有權的義務,因此,原則上出賣人應當對標的物享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然而,出賣人在出賣他人之物時,并無所有權或者處分權,對于該買賣合同及物權變動的效力如何認定,對于解決買賣合同當事人及物權物所有權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影響甚巨。該問題之解決,已觸及無權處分效力問題;而無權處分之效力,關涉諸多民法制度及理論,如合同相對性,權利瑕疵擔保責任、善意取得制度、物權變動的原因與結果的區分原則、得利和給付不能理論等,幾乎牽動著整個民法體系,其制度完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因為如此,無權處分問題被學界喻為“法學上的精靈”、“法律思維的寶藏”,因其獨特的理論魅力和實踐困擾且吸引著眾多民法學者和司法實務者的關注和研究。本司法解釋第3條的規定旨在依據《物權法》第15條關于區分原則之規定精神,梳理《合同法》第51條與第132條之間的關系,解決審判實踐中在無權處分情形下,如何認定買賣合同的效力及出賣人應承擔何種責任的問題。

?

一、無權處分辨析

?

《合同法》第132條規定:“出賣的標的物,應當屬于出賣人所有或者出賣人有權處分。”第51條規定:“無處分權的人處分他人財產,經權利人追認或者無處分權的人訂立合同后取得處分權的,該合同有效。”可見,立法者明文規定出賣人在締約之際應對買賣之標的物享有所有權或處分權,同時又沒有徹底地否定出賣人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的買賣合同的效力,立法者試圖兼顧交易安全價值和效率價值的立法目的十分明顯。但關鍵問題是:無處分權的人出賣他人財產,如果未獲權利人之追認且無處分權的人締約后未能取得處分權,該買賣合同的效力應當如何認定?如何銜接《合同法》第132條與第51條之間的關系?其不僅是理論界的重要課題,也是審判實務界面臨的疑難問題,因此,成為本司法解釋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之一。

?

(一)無權處分意義界定

?

雖然《合同法》第51條關于無權處分的規定條文非常簡單,但其背后所蘊藏的法理卻異常復雜,在理論界和實務界爭論繁多。

?

“處分”是大陸法系民法常用的基本概念,其意義有廣狹之分。最廣義的處分,包括事實處分和法律處分。所謂事實處分,是就原物體加以物質上的變形、改造或毀損的事實行為。所謂法律處分,包括負擔行為和處分行為。廣義的處兮,僅指法律處分,不包括事實處分。狹義上的處分,僅指法律處分中的處分行為。

?

所謂無權處分,是指沒有處分權而處分他人財產。無權處分的意義,與民法理論上“處分行為”和“負擔行為”的概念密切相關。其中,負擔行為是指“直接發生財產權移轉或消滅效果的行為”,處分行為是指“發生債法上給付義務效果的財產行為”;負擔行為表現為債權行為,而處分行為表現為物權行為和準物權行為。負擔行為發生的法律效果是債權的產生和變更,處分行為發生的法律效果是財產權利的產生和變更。區分負擔行為及處分行為之主要實際意義是:其一,處分行為之有效以處分人具有處分權為要件;反之,負擔行為則不以負擔義務者有處分權為必要。其二,處分行為適用優先次序原則;反之,負擔行為則無次序關系。

那么,《合同法》第51條規定的“處分”到底足指處分行為還是負擔行為?對此,我國民法學界存在爭論。

?

(二)無權處分具體類型

?

出賣他人之物,可謂無權處分之常見類型。此外,出租他人之物,抵押他人之物等,亦屬無權處分,少有爭議。然而,就共有人未經其他共有人同意而處分共有財產,是否屬于無權處分,理論界和實務界則存在很大爭議,基本上有兩種不同觀點。

?

一種觀點認為,未征得其他共有人同意而出賣共有物,出賣人為共有人之一,因此不屬于無權處分,不適用《合同法》第51條之規定,買賣合同應當有效。另一種觀點認為,在此共有情形中,共有人雖為財產所有人之一,但財產屬于“共有”而非“區分所有”;對于共有財產的處分,其權利必須由全體共有人共同行使,而任何單個共有人均沒有單獨處分共有物的權利。因此,共有人之一擅自處分共有物,仍屬于無權處分。回顧我國《合同法》起草歷程,可以看到《合同法建議草案》第46條并未明確該問題,及至《合同法草案》(第三稿),起草者考慮到實踐中共有人未經其他共有人同意而處分共有財產的行為與其類似,因此合并規定為一條《合同法草案(征求意見稿》仍將兩者合并規定。由此基本可以推斷,《合同法》第51條規定的“無處分權的人”可以涵蓋未經其他共有人同意而擅自出賣共有物的單個共有人。特別應當注意的是,《物權法》第97條規定:“處分共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以及對共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作重大修繕的,應當經占份額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有人或者全體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間另有約定的除外。”據此,關于擅自處分共有財產是否構成無權處分,應區分為三種情形:

(1)在共同共有的場合下,部分共有人未經其他共有人同意處分共同共有財產的,皆構成無權處分。

(2)在按份共有的情形下,占份額2/3以上的部分共有人未經其他共有人同意處分按份共有財產的,不構成無權處分。未達到2/3以上份額的部分共有人未經其他共有人同意處分按份共有財產的,構成無權處分。綜此,可以認為,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共同共有財產或者未達到2/3以上份額的部分共有人擅自處分按份共有財產的行為也是無權處分的類型之一。

?

50ETF期权的合约单位 - 期权合约的交易价格被称作